關於部落格
  • 38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三立電視台 Local Content is King!

數位時代雙週   / 盧諭緯

在台灣各電視台「外購」日、韓、中等節目的經營主流中,三立逆向走出一條創新之路;不僅所有節目自製,也交出一年獲利半個資本額的好成績。

 
「我無意傷害妳,不過如果你的父母繼續再說我的不是,我就不敢保證接下來還會有什麼難聽的話會說出來……」;三立電視攝影棚內,幾個演員正在錄製八點檔連續劇「台灣龍捲風」,這個從今年2月份上檔演出破百集的連續劇,就算裡面有不少情節被認為不合常理,或太過激情,但自上檔以來,每天晚上有超過100萬台灣地區民眾身陷這一小時的情緒起伏中。「台灣龍捲風」並不是特例,先前以「番仔火」口白紅遍大街小巷,播出285集的「台灣霹靂火」,更被認為是台灣通俗劇的奇蹟。 有討論,就有商機
「收視率的高低,不代表節目品質的好壞,而是觀眾的偏好。做電視節目跟賣產品是一樣的,只要能引發討論,就會有市場,」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蘇麗媚說,很多人覺得電視這個行業經營邏輯很簡單,就是「賣明星」,她淡淡地笑說,「如果這麼單純就好了,做電視最難的,是如何掌握觀眾的情緒,不然現在頻道那麼多,憑什麼觀眾要盯著你的節目看?」 其實不光是八點檔連續劇,三立的晚間節目如「戲說台灣」、「鳥來伯與十三姨」、「黃金夜總會」等節目,在調查公司AC Nielson的收視率調查中,都是表現相當不錯的節目,而三立的公司營收表現更是亮眼,去年營收約35億,每股盈餘達5元,是台灣最賺錢的電視台,而今年上半年每股盈餘也有2.53元的表現。 「經營原則與其他行業並沒有不同,就是定出明確目標,做好成本控管,再把可能的價值極大化,」蘇麗媚分析:電視不僅是個講求創意的產業,更要求創意要能「被精準的執行」。三立共有都會台、台灣台、及新聞台3個頻道,不同的頻道屬性下,區分出不同的「產品線」,除了八點檔連續劇,還有「偶像劇」系列、強調平民英雄及生活的「台灣地理雜誌」系列、以及異國風情的「世界地理雜誌」。 有對味,就有感動
「像八點檔,我們很清楚,就是要本土味,在很多的情節設計上,我們就把觀眾當作自己身邊的鄰居發想,但偶像劇就完全不一樣,主要收視群是10到20歲的小女生,就要賣夢幻感。」蘇麗媚以偶像劇為例,從第一齣「薰衣草」開始,總共已推出的8部偶像劇,全都抓住「一段愛與xx的故事」為主軸,「定位清楚了,目標族群自然就會進來。」 正在播出的偶像劇「天國的嫁衣」,女主角是個出身農莊的少女,為了營造劇本中自然農莊風格,製作單位就真的在一加民宿內新挖了水塘,另一齣偶像劇「海豚灣戀人」則在澎湖吉貝搭建定情船屋,現在是吉貝的新景點。 相較於其他電視台紛紛以委外製作,或是直接購買日、韓作品,三立反而逆向操作,四條主力產品線全部自製,還成立經紀公司培養新人,比如男子歌唱團體「5566」,或是近來不少小少女迷戀的男偶像立威廉,都是三立「出品」的產品。「成本當然會高,但所有流程都在可監督掌控的範圍,才能累積專業性,」蘇麗媚解釋,台灣將近有100個頻道,從業人員被稀釋的很厲害,加上電視作業流程切隔很細碎,以致於台灣電視圈不容易將經驗做系統性累積。「大家都覺得日劇『白色巨塔』很好看,台灣也有條件做到,差別只在於有沒有心罷了。」蘇麗媚感嘆地說,大家都會覺得本土的東西不好,然而,在全球化競爭環境下,「有本土的特色,才有顯出差異性,才會有國際的競爭力。」 有包裝,就能擴展
三立也將日本「平台行銷」(platform marketing)概念帶入製作流程,成立數位內容事業部,推動「版權內容開發」與「置入性行銷」,將製作節目的理念,回歸到「內容」本身。「以前做節目是用時段思考,現在是為了達到某種產品的感覺,再去做節目包裝,」蘇麗媚指出,因應多媒體時代,每次產製的內容,應該要多元應用,而不只是在電視上播出而已。 像當初開拍偶像劇「薰衣草」,與位在苗栗的飛牛牧場合作,大量戶外實景增加戲劇質感,另也替飛牛牧場打響知名度。而「海豚灣戀人」劇情中的海豚水晶球、玩偶,就變成實際商品銷售,另一齣「西街少年」,一改過去改編自日本漫畫的模式,反而將電視劇本改寫成小說漫畫,也為三立帶來不少額外的收入。數位內容事業部主任謝玒玲透露,「海豚灣戀人」系列商品就創造出近3000萬的佳績,「西街少年」的漫畫,銷量超過10萬本。 打開電視,螢幕上的喜怒哀樂,不過是幾秒鐘的影像跳動,然而,就是這幾秒鐘的不同嘗試,讓每天的生活,多了不少話題。三立電視的創新,也許未必讓老一代的知識分子服氣,但在這個沒有權威的後現代年代中,誰能比它更動悉j眾社會的變遷呢? 三立創新靈魂--嚴格,卻絕不嚴苛的蘇麗媚
近幾年三立的異軍突起,執行副總經理蘇麗媚是關鍵人物,從當年的明星路上急流湧退,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學習,成為當今最洞悉社會心理的超級製作人…… 「我應該擺什麼姿勢比較好,我真的害怕拍照,怎麼擺都覺得怪,」在主控室的走廊,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蘇麗媚,跟攝影記者討論拍照動作,年輕時候曾經是大螢幕明星的形象,顯然不存在她的身上。 「我真正當演員的時間不過8個月,那時候又很年輕,根本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」蘇麗媚淡淡地回應過往經歷,「我是一個向前看的人。」1993年成立的三立電視台,能從一家以「跑帶」方式經營的有線頻到,到今日做到擁有三個頻道,且可以外銷戲劇到東南亞地區的主流電視台,蘇麗媚是幕後重要的推手。 我對事情的要求很高,但我不會以我的權威來壓人
「一旦她決定要做事,一定是嚴格執行到底,」三立電視行銷公關部副總張正芬說觀察。蘇麗媚凡事要求,不好的企畫案,她可以退上10次以上,「台灣霹靂火」爆紅的期間,為了確保戲劇的張力,她親自參與劇本,看片子、剪片子。有三立員工就透露,聽到「蘇副總」來了,就趕快安靜地做事。「對事嚴格,跟對人嚴苛是不一樣的,我承認我對事情的要求很高,但我不會以我的權威來壓人。」蘇麗媚說,再好的創意,不能被精確的執行就不是好創意,「我的工作就是節目品質最後一道把關者。」 我沒有顯赫的學歷,所以我比人家更努力
然而,要做到這樣,不是光板著一張嚴格的臉就可以做到,這中間更需要專業才能做好管理,「我沒有顯赫的學歷,所以我只有比人家更努力從基礎學起。」蘇麗媚記得,2000年她接下籌備新聞台的工作,不管外界或公司內部所有人都等著看她的笑話,「剛開始真的覺得很挫折。」蘇麗媚說,「我就把新聞學原理、傳播概論這些基本的東西拿來讀,當誠意被看見,事情就順利很多。」三立電視節目部監製連恭平印象深刻,「有一天進公司,就發現桌上擺了一份談數位內容未來發展的報導,副總請我好好研究一下,」連恭平直說,當老闆都這麼認真的時候,其他人怎麼敢鬆懈。11月中,蘇麗媚就請來政大廣電系教授關尚仁,針對未來數位媒體的發展趨勢演講,在公司內碰到負責台灣台營運、但當天沒上課的澎恰恰,蘇麗媚就叫他把簡報內容好好研究研究。 「很多人會覺得我好強,不過好強是不清楚自己的能力,但我知道我應該前進的方向,我是朝著夢想前進,」坐在具有台灣特色的會議室內,蘇麗媚無意間露出的堅毅眼光,比話語更有力量。 《數位時代雙週》第96期.撰文/盧諭緯 本文章由「數位時代雙週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數位時代雙週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